假的螺丝★

我要从南走到北,
我还要从白走到黑,
我要人们都看到我,但不知道我是谁
……
我不愿留在同一个地方
也不愿有人跟随

忘掉曾有过这世界,
有你,
哀悼谁又曾有过爱恋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林徽因《情愿》

  记忆是一种相聚的方式,
  忘却是一种自由的方式,
  我从健谈者那里学会了静默,从狭隘者那里学会了宽容,从残忍者那里学会了仁爱,但奇怪的是,我对这些老师并未心存感激。
  我漫步在这海岸,在细沙与泡沫之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纪伯伦《沙与沫》

只有迷失了方向,才能到达一个无人到过的地方